登录 注册 反馈

「OS」焦虑症的猫先生/箫凌

0人评分0.0 收藏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


姓名:箫凌
生日:1989年11月21日
星座:天蝎座
角一文化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
Overture工作室签约原创创作者,Overture工作室总监
《unrequited love》、《Illusion》、《Fireworks》杂志主编
「百度“箫凌”搜索相关词条」



“猫先生总是本能躲避那些尖锐的东西,比如锋利的喜欢、棱角的痴情,所以后来猫先生的感情也老了,在一点一点的离开。猫先生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作品:焦虑症的猫先生
文案: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激光笔}


——“我是猫先生。以前我不是猫先生,可突然有一天我就成了猫先生。我每天要做很多事情,比如写很多的文字。”


{毛线球}


这是我写的第七十五封信。写了好多个开头,却总觉得一样。那么多要写的故事里,我似乎觉得自己全然想不起你,我似乎觉得曾经以为对你刻骨铭心的感情,烟消云散。

是不是我已经开始把自己封闭在狭小的空间里太久,所以恐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外面的世界。我最近的生活很单调。看书,上网,睡觉,打游戏。惶恐的不想呆在这座城市,拼命的想外跑。我甚至不知道这一切的原因是在哪里。

我像是在混日子。我就是在混日子。

我戒了烟。医生说吸烟对我身体不好。现在又变的像之前一样,只要闻到一点点的烟味就会呛的咳嗽起来。酒还是在喝,却每每都是身不由己。现在我的已经不会像之前一样,喝几瓶啤酒就会弄的满脸通红,醉醺醺的不省人事,我现在已经可以很豪爽的拿拿起白酒对别人大喊“我喝多少你喝多少”的豪言壮语了。


{羽毛铃}


最初动笔的时候,我写了一个句子。我很喜欢。“我终于明白,爱上你,只不过是爱上一场记忆。”我在写这句话的时候,心异常的平静,不会再用“满目苍凉”这样的词语了。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在写“爱”这个字了,“喜欢”来的太轻易,“爱”太容易没有分量。

重新拿起了吉他。却已经忘记了很多。现在不要说当初的弹唱了,连最基本的练习曲也要对着谱子先熟悉一番,才可以拿起来弹,我忘记了很多。果然时间是可怕的东西。它会吞噬一切。

我原本就不擅长说“我爱你”“我喜欢你”。我只会在你离开的时候才会羞涩的发一条“我想你”的信息。你总说我孩子气,你眼里和话里的犹豫让我最终对这份感情死了心。这不是谁的错,只是我们都不想承受这些。你说你爱累了。

而我,也一样。

我有时候实在孤独了,会抱着某一个突然熟悉的朋友,安静下来,什么都也不说,那瞬间会有那么一点的不安。我也不知道这种不安是来自哪里,只是下意识的想抱紧身边的人,或许这个人在下一瞬间就会离开。

那么多的人不辞而别。仿佛之前我生命里关于他们的记忆都只是我的想象。我开始不去承受这样那样所带来的难过,于是我就把这些不辞而别的人丢在记忆深处,我告诉自己,那只是一场回忆。而我,不需要回忆。

我开始焦躁不安。

旁边老旧的留声机里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不倒翁}


这是写给你的第七十五封信,邮寄信的邮筒已经从第一封信满街都有,到现在我需要走过好几条街道,才可以找到,我固执的投递了这么多年,却从不知道你的地址。

你记不记得我和你曾经还打算在儿童公园里支起画架,给路人画肖像去挣钱买单行道摇滚节的门票,结果最后我的吉他老师是邀请的演出嘉宾,于是我们一起去了;可是剧烈的摇滚还有重金属让你受不了,你一直呕吐,尽管这样你还是拉着我手在我耳边喊你好高兴。那天晚上我们玩疯了,主办方发了很多啤酒给来参加的人,可那些啤酒大家都没有喝,而是都泼在身边的人身上,你一边哇哇大叫的喊着好刺激一边给我泼了一身。后来回去晚了,我们两个就浑身湿漉漉的跑到网吧过一夜。第二天我们回到学校后光荣的感冒了,我们居然还幸运的逃过了学校的检查,于是在宿舍里安心的养病。我们在各自的宿舍发着信息嘲笑着对方。

然后你突然说,你很想立刻见我。

我当时只是开玩笑的说你思春,却也没怎么在意,之后就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直到毕业后你给我在同学录上的留言,你说你那时候突然很想抱紧我。

你没有说喜欢。没有说爱。

至此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你。我到现在都说不清楚对你感情,满是思念的记住这一切,可今天才发现,这样思念,我还是忘记了。连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忘记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虽然我还记得一些,但是那些原本以为会清楚的记忆,只剩下简单的轮廓。

黯然失色。

这一切,终究还是抵不过岁月。我曾经迷恋的,只不过是一段记忆。记忆消散后,我们便忘记了彼此。


{尾巴草}


——“猫先生总是本能躲避那些尖锐的东西,比如锋利的喜欢、棱角的痴情,所以后来猫先生的感情也老了,在一点一点的离开。猫先生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声明:本作品由箫凌上传,作品版权归箫凌所有,如需使用或转载,请与箫凌联系。
0.0
还没有评分,登录后评分!
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