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反馈

「OS」 夜衣 /柒米

原创度100%
0人评分0.0 收藏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姓名:柒米
出生年月:1985年10月18日
星座:天秤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签约原创创作者
《南风》、《最美文》等杂志专栏作家




我只是开始有点想念起杨夏果来。想起初见时,她睡意朦胧的样子,穿着一件黑纱裙的样子,她狠狠责骂我的样子。她光明磊落,又仿佛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作品:夜衣
文案:柒米「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1 杨夏果


安永街七十七号五十三幢。在经过几条丑陋的街巷,回避几只流浪狗,奔腾了一晌午之后,终于让我找到报纸刊登的这个鬼地方。

说是鬼地方,其实很漂亮。复式的小洋楼,外墙漆成纯白色,护栏四周栽种上杜鹃花。时值早春,植物长势极好,嫩绿的枝腾爬满了小楼外墙。这令它与附近的建筑物区分开来,院子也因这几抹古意盎然的绿意而显得遗世独立。一种令人简朴的心安。

看来房主是个有趣味的人。我满意地整理了下服装,举手敲响了房门。

“吱呀”,院门很快打开,走出一个睡眼惺松的女孩。

“你找谁?”女孩打着呵欠,竟也长得如同植物。长发沿肩铺卷开来,黑色的长纱裙,光脚往阳光里一站,逆光里是一辑纤瘦的剪影。这一幕令人惊讶,这么好的天气,她却将自己打扮得像一株海澡。头发是潮湿的,眼神也是潮湿的, 整个人就像刚从湿漉漉的梦里走出来。

“请问这里出租吗?”我扬了扬手里的报纸。

“恩,没错,不过不能养宠物。”她打量了我一眼,转身便把房门关上。

我低下头,脚下不知什么时候跟了一只小土狗,正摇头晃尾,用充满眼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喂,那个……小狗不是我的。”我再次敲门,大声解释。


于卒日,我顺利搬进了白院子。


杨夏果的职业是杂志模特。

“保持充足睡眠是我的工作之一。所以,第一,你不能在我睡觉的时候弄出声响;第二,未经允许不许上二楼;第三,不能带任何朋友回家,包括女朋友,或是男朋友。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会:“谢小白,没人说你长得像GAY吗?”

我正忙不迭点头,她后面那句话令空气瞬间冻结。正想反驳,她已如诡异的幽灵飘上了阁楼。

真是让人生气,这个奇怪的女人。

我的职业是漫画作者,给一家二流报社提供画稿。薪酬不多,然而C城是座风景优美的城市,我愿意在这里停留,更重要的是,这里有我想寻找的人。


林子沫,我相信,世界再大,你逃得再远,总有一天可以找到你。


2 林子沫


林子沫长得就像一个梦。

朦胧的大眼睛,乖巧的短发,整天总是笑啊笑,没心没肺没心眼的。这令我十分忧愁。娇气的女孩脾气也不大好,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看她笑,喜欢让她闹,喜欢到神魂颠倒。

但是林子沫有男朋友。小学毕业那天我找她告白,她直接拒绝了我,拒绝我的同时,她正添着一只冰淇淋,阳光下,我的眼泪跟着她的冰淇淋“啪嗒啪嗒”地往下掉,砸起大片尘土,这令我觉得自己像只哈巴狗。
“林子沫,你怎么可以这么不严肃呢?”我将要送给她的玫瑰花狠狠甩在地上,大声咆哮。林子沫懒洋洋地看了我一眼,像只兔子般若无其事添完那支冰淇淋,随后,从她白里透红的嘴唇里蹦出几句话来:“谢小白,你太像女孩儿了,我不能爱你。”

“为什么啊?”
“你比我漂亮啊。”

因为这个理由,再也没有女孩子喜欢我。

“谢小白太漂亮了。谢小白是个GAY,是个GAY,是个GAY….”

我可不称罕别人怎么说,我是真心喜欢林子沫,决意要和她一辈子的。

“那你就追我一辈子吧。”

从小学到到大学,林子沫都对我说这句话。而每一次,她身边的男朋友都不同。


3 谢小白


“喜欢一个人,这么多年了,你不觉得累吗?”杨夏果举着我给林子沫画的画册,口吻不无讽刺。

“不关你事。”我愤愤夺过画册,“你怎么可以随便动别人的东西?”

“你又没关好门。”
“你…..”

杨夏果除了有偷看别人东西的习惯,还有吓唬人的毛病。一天我下班回来,发现她正躺倒在楼阶上,双手摊开,脑袋歪一边,整个人呈倒立姿势。我吓坏了,赶紧跑过去喊她,拍她、掐她、摇晃她,但她的四肢就像一个毛绒玩具,松软无力,怎么也弄不醒。无奈之下,我只得掏出手机拔打急救电话。

“你干什么呢?”关键时刻,杨夏果苏醒了过来,眼神幽幽地看着我:“我刚刚…..不小心睡着了。”

我们足足有两个星期没说话。哪有人为练习拍照造型,摆出这样惊悚的姿势,最后还给睡死过去的?
然而杨夏果的人缘出奇的好。她的朋友很多,除了正常拍摄和睡觉之外,每天还有不同的聚会,有时经常通宵达旦地玩。但是清闲下来,她也可以足不出户半个月。

我们关系最为融洽的一段时间,是在认识后的两个月。那是她最安静的时光,有时我工作累了,抬头便能看见她在二楼活动的身影。有时她在做刺绣,有时她在阳台练瑜珈。她能拗出不同的造型,肢体柔软,舒展开来的姿势像一只慵懒的猫。

心情好的时候,她会邀我上楼喝杯咖啡。这时候空气浮动着细微的暖意。运动过后的杨夏果通常不说话,双手托腮,金色的阳光像一块薄纱挡住她的半边脸庞。这令我有抚摸她的冲动,那一刻,她看起来又像一尊小佛像了。


我们的和谐合租生活,直至杨夏果失踪那天。

某天从远门回来,客厅留着一张字条------“谢小白,我流浪去了。帮我照顾好阳台的花草。”

像她的为人,简洁得没有任何废话。


我依旧循例每天起床,工作,吃饭,闲逛,和朋友们聚会。间歇打探林子沫的消息。关于杨夏果,刻意不去想起,也不打任何电话。做为普通房客,理应不问前因后果。这期间我收养了那只小土狗,谁叫它每次都跟我回家,表情无辜笃定,仿佛天生我就是它的主人。

三个月过去了,杨夏果依然没有回来。

“谢小白,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林子沫结婚了。”

这个消息,辗转从大学师兄的口到我这里。

放下电话,我出乎意料地不觉得难过。当晚打开新闻台,林子沫的结婚典礼十分隆重。娇气的千金小姐嫁了一个富二代,对方年轻、帅气、相貌堂堂。林子沫笑得很甜蜜幸福,那不是装不出来的模样。我关了电视机,开门去便利店买了一打黑啤,默默喝完,再带着小狗去公园跑步。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有些感情还没来得及开始,便宣告结束。就像暗夜里缺了一角的月亮,然而你只需知道,下一个月圆之夜,它依然皎洁如初。

这其实已经很好。

多年的执着,突然有了松手的理由。


4 杨夏果和谢小白


我只是开始有点想念起杨夏果来。想起初见时,她睡意朦胧的样子,穿着一件黑纱裙的样子,她狠狠责骂我的样子。她光明磊落,又仿佛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夜幕迅速拢聚过来,天空黑得像一袭风衣。

杨夏果....你到底在哪里?

我打开手机,第一次拔打了她的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C城附属医院。”

次日清晨,我按电话里医生告诉的地址,赶到了郊外医院。

带着新采摘的薄荷叶,这是杨夏果的心血,也是我的劳动成果。今天是她接受心脏手术的第二十天。

那一次楼梯事件,是她病发的症状。后知后觉,得知消息时,杨夏果已经接受手术,并且差不多出院了。

“白痴,你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你又不是我的谁。”果然,杨夏果第一句话就能将人噎死。术后的她脸色瓷白,整个人消瘦了不少,但仍然很有精神。最后,她居然笑起来:“谢小白...谢谢你啊!把我的薄荷们照顾得这么好。”

那个笑让人鼻子发酸,我不由得背转过身去。

是的,故事就是这么简单。
我爱上了杨夏果,一个性格鲜明的女孩。
而关于她之前的人生,有着怎样的故事,爱过怎样的人,我都不去追问。我只相信,如果她愿意,总有一天会告诉我。

“谢小白,你总是心太软。不过......我也喜欢你!”

隔天我牵起杨夏果的手出院。阳光下,白院子里,小狗摇着尾巴欢迎我们。

有些爱情虽然来得突然,却也足够简单。

杨夏果,谢谢你,让我明白,爱一个人,也源于心疼刹那的心动。

愿此后一生,十指紧扣。




「 全文完 」
声明:本作品由箫凌上传,作品版权归箫凌所有,如需使用或转载,请与箫凌联系。
0.0
还没有评分,登录后评分!
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