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反馈

「OS」停格,余生没有你也没关系/Miss Co

原创度100%
0人评分0.0 收藏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姓名:Miss Co
生日:1992年1月26日
星座:水瓶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原创创作者
榕树下签约原创作者




无奈我们看懂彼此是彼此的过客啊,爱情是个轮廓不可能私有,把最初的感动巨细无遗地保留心中,不容许让时间腐朽了初衷,所以放手,所以隐藏,湿透的胸口。




作品:停格,余生没有你也没关系
文案:Miss Co「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人家陈奕迅唱的那首歌《兄妹》,好歹也把女主角当的女人,他张小志从来都是把我当兄弟的,我就算在他面前穿个性感比基尼,他也只会觉得是个男人变了性……


大学的时光总是那么让人难忘,我们在匆忙的年纪里成长,我长成了你曾经会爱的模样,却再也触碰不到你的时光。
其实,我也可以安安静静做好吃的菜给心爱的人吃;
其实,我也可以优雅微笑抚平你眉间的疲惫;
其实,我也可以不挥霍不吵闹,只要陪着你就好。
可是,你都看不到,也不知道。
我一直想对你说,“她不要你,我要你!我会保护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这本来应该是男孩子对女孩子做的事情。
如果你回头你会看到我站在原地担忧着你,可是你从不回头。
但是很感谢你,教会我爱一个人,就是放手。
暗恋是一个场自己和自己的恋爱,从开始到结束,都只有一个人而已。

我认识张小志已经两年了,这两年我看过他醉生梦死,看过他精进努力,看过他颓废沮丧,也看过他不可一世骄傲霸气的样子。我想一直一直这样看着他,哪怕他并不好看。很久以前,在他把肉多的那碗牛肉面让给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他了。
他和我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那时候我上大三,专业心理学,于是也会为身边人的做一做心理咨询,当然是免费的,一来可以提升自己的能力方便以后找工作,二来能帮助一下他们给一点生活上的建议。其实大来找我的人基本上都是大学同学,或者同学的同学,每个人能咨询的也无非就是失恋啊社交啊等等很普遍的问题。
张小志上大四,本来已经在一家大公司实习了,可是因为他女朋友抛弃了他,他开始痛苦颓废怀疑人生,一直憋着自己快要憋出病了,朋友就说带他来做做咨询,死马当活马医嘛。我虽然也不算什么正规的咨询,无非是根据每个人的状态给出一点小意见,可是很多时候人的伤心劲儿一直缓不过来,也就是缺少一个倾听的人,也缺少一个发泄的端口。你不一定非要找个心理医生,可是你需要身边有一个人听你说说话,为你加加油,告诉你这事儿不算什么,有我陪着你。
朋友带他过来找我的时候,他看起来斯斯文文没有一丝伤心的情绪,也不是特别相信做咨询能有什么用,不过拗不过朋友,也当作是认识一个新朋友才来找我的。一开始的时候他是不太想去聊让他伤心的这些话题的,在我们稍微建立了一些信任以后,他讲了一下他和女友从高中开始在一起,相互鼓励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两个人本来决定毕业以后都回老家,后来女友在大学里认识了一个富二代,就和他分手了。
我试探性地问道,“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会没有预兆的,在这之前,你的女朋友是否有暗示过你,她对你们的现状有什么不满呢?”
他思考了一下,“我家境普通,要在北京买房子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于是我打算毕业就回四川,可是她说过她想留在北京。我和她分析了一下现状,她表示她在这边读了几年书,不想回老家,家里人也不想她回去。“
“然后呢?“
“然后我一直忙着毕业实习的事情,也没太在意,直到她和我说分手。“
“你问过她原因吗?“
“她告诉我,她爱上别人了。“
“那你生气吗?你有去找她理论,或者去抢回她吗?“
“我没有。“他诚挚地看着我,”那是她的决定。“
“那你现在是伤心,痛苦,难过吗?“
“我就是很伤心,伤心到工作学习都没心思了。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大牛就拉我来找你了。我过不多久就必须去实习了,那个工作机会难得,我得快点把心态调整好。“
“那你有没有想过就留在北京呢?“
“我和她说过如果是因为要回老家的问题,我可以不回去,可是她说,我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留在北京也没用。“
“你们在一起有四年了吧?“
“五年了应该是。“
“那么,在这五年当中你们都在成长,难道你没有发现她后来的心态,或者行为有什么变化吗?”
“她总是抱怨我忙,没时间陪她。可是我放假出去打工,也是为了能给她多买一些她想要的东西啊;我努力学习也是为了毕业找个好工作,组建家庭。我把我们的未来规划得很好,唯一的变数就是她的离开。”
我看着他纯真的目光,感叹着这个朴实的大男孩正在经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磨难,继续问道,“那么,你恨她吗?”
他停顿了一会,抬眼望我,“恨过的,可是,恨有什么用呢?恨她就能回到过去吗?不可能的呀。”
“你既然都知道这些道理和结果,为什么你还是走不出去呢?”
“我知道是知道,可是我早就把她当成我的亲人了,我想不通她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啊。五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
“那是不是因为她家里出了什么变故,却不方便告诉你呢?”
“她可以告诉我啊,我们一起去面对,我不会让她一个人承担的啊。”
“或许她没办法告诉你呢?人的感觉是很奇怪的,或许就在那时候,她发现她无法依赖你,无法再和你在一起了呢?“
“或许吧,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很难过,我不想这么难过,你有什么办法不让我难过吗?“
我同情地又无奈看着他,“对不起,我没办法让你不那么难过。因为感情有一个过程,痛苦也有一个过程,你必须一点一点去经历,有的人痛苦的时间长,有些人痛苦的时间短,都只能自己去调节的。“
“好吧。“他低下头,望着地面,”那我们去吃饭吧,我请你,王大夫。“
我表情抽搐了一下,很想纠正他,我不姓王,更算不上大夫。
但我没有反驳他,叫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他高兴就好。

我们去了学校外面的小吃街,他问我要吃什么,我说牛肉面吧,最辣最好吃的那一家。他点点头,跟着我的脚步。
牛肉面上上来的时候,他已经分好了筷子给我,然后把他自己面前肉多的那一碗拨给了我,我张了张嘴,默默地吃着。他吃了几口就被辣得直喝水,然后不吃了,我吃得酣畅淋漓地看着他,“你怎么不吃啦?“
“你吃吧,我吃饱了。“他笑得一脸憨厚。
后来,我听大牛说,他一点都不能吃辣,身为一个四川人却不能吃辣,真的是四川人里的另类。
我们后来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可以聊天聊一整夜都不想睡觉。
在他离开学校之前还有一大段时间的空白,我带着他四处散心,顺便做心理辅导。他是一个什么都习惯自己扛的人,哪怕再痛苦都不想去麻烦别人,舍不得伤害任何人,却也不懂得捍卫自己的权利。
在我和他第三次深入探讨他的感情问题以后,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望着他,“要是我,我一定上去对着那个女人骂一顿!让她有多远滚多远!老子不稀罕她了!“
他一脸懵比地看着我,“额,王大夫,心理医生都是这么建议病人的吗?你咋那么激动?”
我咳嗽了两声,“首先,我不姓王,我叫陆雨相,你给我记住了!其次,你别叫我大夫了行不行!你怎么那么土啊?我大什么夫啊!你就把我当你兄弟,咱俩就是唠唠嗑,别整什么病人医生的,不来这一套!你现在,就需要去泡个妹子,解解忧愁!那个不错,胸大,你快去搭个讪。”
他点了点头,“好,陆兄弟。”看都没看大胸妹一眼。
我对天翻了个白眼,心想,活该没女朋友。
他面无表情地对我说,“陆兄,你裤子拉链没有拉。”
我特么地只能一边翻白眼一边拉拉链,顺便提一句,“请别叫我陆兄好吗?别人会以为是露胸。。。”
他微笑着点点头,伸手拂去了我头上的一片落叶,“放心吧,不会的,你那胸,就算露出来了人家都以为是背。”

回去以后,我脑袋里总是挥之不去他为我拂去落叶的样子,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感觉自己应该是病了。
我翻出专业书籍试图寻找答案,忽然又想到他蹲下来给我系鞋带的样子,一脸认真地打一个蝴蝶结,笑着抬头望着我说,“好了。”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
我又想到,美其名曰我带他散心,其实是我自己贪玩,却没有人陪我,刚好逮着他一块;说好是我开导他,他却一脸云淡风轻祝你幸福而我一脸义愤填膺好像被戴绿帽子的是我一样。
他好像什么都不在意,可是我知道,他只是把痛苦藏在最深最深的地方,不想别人为自己担心,什么都为别人好,却不想想自己。这个人,习惯了什么都自己扛。
他不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自己的伤心事,却愿意在我面前提,尽管我知道他仍旧有所保留,但已感欣慰很多。
一个成功的咨询师需要和咨询者建立充分的共情,可是不能陷入咨询者的情绪中,被他带走,或者由着自己的性子去解决问题。我们导师一直告诉我,我太容易感情用事,不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咨询师,我不信,可是在和他聊了那么多次以后,我确实产生了太多不该属于我的共情,也产生了太多不该属于我对咨询者所产生的感情。


我想,大概是我太久没有遇到过一个这么迁就我的人,所以才会那么感动。
可是,我知道他喜欢的是那种文文静静温柔贤惠的女子,在他的眼里我打扮得再漂亮再会做菜都只是一个汉子,兄弟,所以,我就继续做他的兄弟,教他怎么去追一个女孩子。
人家陈奕迅唱的那首歌《兄妹》,好歹也把女主角当的女人,他张小志从来都是把我当兄弟的,我就算在他面前穿个性感比基尼跳艳舞,他也只会觉得是个男人变了性在扭秧歌。
其实,我也会安安静静做好吃的菜给心爱的人吃;
其实,我也会优雅微笑抚平你眉间的疲惫;
其实,我也会不挥霍不吵闹,只要陪着你就好。
可是,你都看不到,也不知道。
你不用知道,我陪着你就好。
你不计较任何人,我去帮你计较。
你不惩罚任何人,我去帮你惩罚。
我让你永远都那么谦和,打架吵闹的事情交给我就好,谁叫我是你兄弟呢。
只要你笑了就好。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策划了一个复仇计划。
我找到了他前女友的新男友,潜伏在路上打算扁他一顿。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早已经踩好了点,此次行动只有我一个人,我心想我是练过跆拳道的,以我的实力一个人就够了。
我穿着连帽衫躲在树后,在快要给蚊子咬成一个筛子的时候,目标一个人出现了。我无声无息地跟在他背后,出其不意地一脚揣在他腿上,他“哎哟”了一声,没有我想象中的倒地,而是愤怒地回过头来,我仰视着他一米八几的身高,想象中的场景是他倒地然后我冲着他脸踹几脚,而他痛苦地在地上打滚的时候我踩着他的身体像超人一样骄傲地质问他“以后还勾不勾引良家妇女?!还挖不挖别人墙角?!还要不要脸!”他一边哭一边求饶:“女侠饶命!我以后再也不勾引良家妇女了!再也不当小三了!”
现实中的场景是他对着我怒吼一声,“你干嘛啊!神经病啊!“
我在他的怒吼中打了个冷战,愣愣地看着他。
他看着我发呆的样子,忽然笑了,“吓傻了啊?好啦没事没事。“
他话音未落我冲着他鼻梁骨来了一拳立马转头想跑,他躲开了我的拳头之后抓着我衣服后面的帽子,我一下摔倒在地,他声音听起来有一点无奈“同学,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啊?”
我摔在地上,以一个扭曲的姿势坐着,不敢回头看他。心想着这下完了,不仅没能帮张小志报仇,还被敌人擒住了,想想就丢脸,接下来怎么办啊,他会不会打我,我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俗话说,打不过就跑,跑不过就哭,哭不管用就吐口水,当然我还是不太想吐口水的。
小三听到我哭有点慌了,松开了我的衣服,看着四周有点无奈地小声说,“喂!你别哭了啊!你哭什么啊!你打了我你还哭啊?”
我没理他,我根本没空理他,我在想我这么拼命为张小志讨回公道,可是说不定他根本不领情,他前几天还对我说李诗言回他信息了,他特别高兴,可是我多委屈!我图的是什么!
原来喜欢一个人,不管希不希望他幸福,都还是希望他能有那么一点喜欢自己的啊。在他为别的女生高兴的时候,心还是会痛的。
小三见我哭势收不住,干脆过来用手堵住我的嘴,天哪,他那个手掌跟个蒲扇一样大,捂着我的脸差点把我给捂死了,我逮着他的手咬了一口,他怪叫了一声以后忽然一把把我搂在怀里,一个脚步声由近及远,世界安静了。
然后我也安静了下来,呆呆地望着小三,说实话,小三长得真不错,高个子,白皮肤,五官有棱有角,穿着不凡,是比张小志有型,而且听说家境很好,还会打篮球,弹吉他,弹钢琴,吹拉弹唱无所不会,可他是小三,小三就不可原谅!
我吸了吸鼻子,白了他几眼。
他有点好笑地看着我,“喂!,同学,你到底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打我?我记得我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
切,以为自己多幽默一样。
我一副不屑与他说话的模样,“你是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可是你挖别人墙脚,挖墙脚就是不对!”
“挖墙脚?挖谁的墙角?”
“你是不是在和李诗言谈恋爱?你不知道她有男朋友吗?你为什么要去破坏别人?”
小三耸了耸肩,做出一副回忆的样子,“李诗言?哦,她啊。
“她有男朋友!他们从高中就在一起了!他们一起考上了这个大学!要不是你他们毕业就要结婚了!“
“是吗?我不这样认为啊。我有她想要的而她男朋友满足不了她的啊,就算没有我,他们也会分手的。“
“不会,“我坚定地说,”他们都在一起那么久了,感情的深厚是你不能想象的。“
‘呵呵,可是他们为什么还是分手啦?“小三一脸好笑的表情看着我,“小姑娘,你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事情啊?”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我知道了,你喜欢她男朋友,对不对?”
我脸一红,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伸长了脖子一脸凶狠的表情,“你别管!你只要和李诗言分手就行了!”
“为什么啊?”他一脸戏谑的表情看着我。”我和她分手有什么好处?“
“好处?你们老师从小没教过你,不要觊觎别人的东西吗?”
他摇摇头,“不用我觊觎人家,是人家觊觎我啊。”
我被他那无所谓的表情给气得说不出话来,朝天翻了几个白眼“你要是不去勾引别人!别人怎么会觊觎你!”
他笑了笑,“还真不是我去勾引的。李诗言来追的我,我看她长得还不错,整天又是给我送饮料送饭洗衣服印课表,就勉强接受了。”
我哑口无言,真讽刺,一个人的额勉强接受,却是另一个人的视若珍宝。
我仍旧做着垂死挣扎,“你怎么那么随便啊!别人追你你就接受了?没有原则!“
小三嘟了嘟,“我无聊嘛。“
我觉得我已经无法再和他做任何交流了,再说下去我恐怕会被气死,我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下的泥,打算走人。
小三打量着我,眯起眼睛,“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做我女朋友,我就甩了李诗言,你比她有趣多了,怎么样?”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好,那你得说到做到!“
“没问题,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她。”他摸出了电话,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就结束了一段旧感情,开始了一段新感情。
就这样,我成了小三的女朋友,简直是第三者的第三者,虽然我从不觉得我是他的女朋友。
我的心里只有张小志。
张小志为我提包包的样子。
张小志一脸无奈地看着我为我擦去嘴角面包屑的样子。
张小志在我过马路时一直在我背后念叨“慢点,慢点”的样子。
张小志在我看着他,还没开口就知道我接下来想说什么的样子。
张小志和我吃饭总是把肉挑给我的样子。
张小志笑得一脸无害,说着没关系的样子。
张小志知道我犯错了,却维护我的样子。
张小志在看穿了我的恶作剧以后,仍旧照做的样子。
张小志在我的强迫之下把我的照片换成了屏保,然后说了三遍陆雨相是大美女。自己小声加了一句,“没看出是女的,”被我暴打了一顿。
张小志提醒我别忘了带这个别忘了带那个。
张小志说,你怎么那么像个小孩子。
可是我知道他不喜欢我,他只是习惯了对谁都好。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男孩子,才会对别人这么宽容?我真的很想很想保护他,让他不受任何伤害,也想给他很多很多的爱,告诉他,我一定不会抛弃他,让他一个人的。

在他打电话告诉我,他和李诗言准备重新开始的时候,我在电话这头泣不成声,却强颜欢笑,“很好啊,给她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他继续说着,“雨相,谢谢你。我下个星期就要回四川了,我们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你照顾好自己,别老是大大咧咧的。明天我请你吃饭。”
我咬着嘴唇,“没关系的,你过得好就行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别什么都憋在心里,一味地迁就别人!你以后不喜欢什么东西,不习惯什么方式,一定要说出来,不然会被别人欺负的,不是每个人都值得你对他好。”
他说,“你放心,我知道。”
“好,那我睡了,就不去送你了,你多保重。”
“好的,晚安。有空来找我玩儿。”
“好,再见。”
周末的时候,小三约我出去吃饭,我没理他,他在楼下叫我的名字,我伸出脑袋看了他一眼,又缩了回去,他大吼一声,“陆雨相!你他妈不下来我就去找李诗言了!“
我连忙又伸出脑袋,“你等等我,马上下来!“
我穿着一个有油渍的T桖,踩着一双人字拖就下去了,女为悦己者容,我又不悦他,我才不为他容呢,哼。
我觉得我就像古代小说里被恶霸霸占的美女,从此只能和爱人天各一方,可是我的爱人还根本不知道我爱他,搂着自己的旧情人不知道在哪儿逍遥,根本不知道他现在的幸福可是我用自己去换来的。
我慢吞吞地来到他面前,他一脸不耐烦的冲我吼,“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玩儿消失啊!“
我白了他一眼,再次表示不屑于和他交流,他使劲儿拍了我脑袋一下,“你那是什么表情?你穿的什么衣服?!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啊!你不会打扮一下吗?”
我一脸地下党誓死而归的表情,“不是!不会!”
他揪着我的耳朵,“你和我吃饭很委屈是吧?你给我滚回宿舍去换衣服!”
我疼得表情都扭曲了,抓着他的手说,“我不换!你爱带我不带!”
周围来来往往的同学看着我俩,就像看怪物一样。小三叹了一口气,松开了揪着我耳朵的手,牵着我的手往外学校外面走。我挣脱了几次,没能挣脱开来,委屈地低着头跟着他。
我心想着,现在先忍忍,等张小志走了就安全了,到时候坚决要和小三划清界限。
小三带着我去了我们学校最好的餐厅,我没有心思吃饭,脑袋里一直在想张小志。
很多时候咨询者可能会在咨询师产生依恋,而咨询师也可能因为种种原因而对咨询者产生一种爱恋的情愫,我想我可能真的不适合做一名心理咨询师吧。
小三叹了一口气,“陆白痴,你就不能和我好好说说话,吃吃饭吗?”
我望着他,忽然有一种错觉,其实他也是一个很逞强的人,他所拥有的光环,或许正是他的负担。他玩世不恭,捉摸不定,其实心灵脆弱,不过是不敢把自己的真心再拿出来让别人玩弄罢了。
想到这儿,我态度稍微缓和了一下,“你想说什么呢。”
他愣了愣,随即微笑了一下,低头拨弄着餐巾纸“你不觉得,你很像个小孩子吗?”
我点点头,“对啊,所以我活得比较快乐。”
“你真的有那么喜欢那个张小志吗?”
我点点头,“恩。”
“为什么呢”
“因为他对我好,他什么都迁就我,就算我做错了也不怨我,不怨任何人。他从来不发脾气,总说没关系,我心疼他。”
小三表情有点不自然,“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不止对你好,对所有人都这样呢?”
“我知道,他脾气就这样。可我就喜欢他,他女朋友不稀罕他我稀罕。”
“你为他做这些事,他又不知道,有意义吗?”
“他知不知道都没事儿,只要他快乐,喜欢谁都可以。如果我的喜欢会让他困扰,那不如不让他知道。“
小三叹了一口气,“唉,傻瓜。“
“才不是傻瓜,真正的爱绝对不是让对方感到累,而是让对方感到幸福。你没到那个境界,你不会懂。“
小三若有所思地沉默着,忽然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知道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你叫小三啊。“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一个餐巾纸被包成的纸团打在了我的头上,小三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叫张扬!你给我记住了!“
那或许是我大学时期最后所能记住的场景了,一个叫张扬的男生,行事张扬,莫名其妙地成为了我第一个男朋友,可是我并不爱他。
而张小志在回去不久以后给我打电话,仍旧是淡淡的语气,述说着他的现状,以及他最终还是和李诗言分手的结局。我一边听着他的述说,一边想着自己的感情以及未来,我很想冲动地告诉他我愿意为他来四川,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要车不要房,只要他。
却只能故作轻松用我一如既往的语气对他说,“恭喜你解脱了,兄弟。”
他和我讲了很多很多,多到我仿佛回到了那时候,他陪我去故宫,护着我怕我被别人撞到,和我讲他的小时候,那时候我觉得无聊,只是静静地听着他一个劲儿地说,很想睡觉却强撑着不睡,笑着看他,絮絮叨叨。
他不是帅哥,也不会穿衣打扮,对不熟的人话不多,熟悉以后十分罗嗦,像个中央空调一样对谁都好,可是我就是喜欢他,我总以为对于他来说我是不一样的,尽管或许我和他生命中的别人差不多。
但那又怎样呢?起码,曾经他让我那么感动,曾经我让他敞开过真心,曾经我以为对于他来说,我是唯一的,他是喜欢我的,尽管我知道,他不喜欢我。
我静静地听完他的述说,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

我最终还是和张扬分手了,他这次没有揪我耳朵,没有捏我脸,也没有拉我衣服,他只是无奈地抱了抱我,轻轻地对我说,“谢谢你,教会了我爱是什么。”
我拖着行李在机场,他笑得有些勉强,“陆雨相,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我,看到你以后,我却再也不会喜欢别人了呢?”
我摸了摸他的脸颊,“如果我能告诉你的话,我就不用去美国留学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
“至少三年以后。”
“如果三年以后,你还没有男朋友,我可以当你男朋友吗?”
我踢了他一脚,“如果三年以后,你还没有女朋友,那是不可能的。”
他笑了笑,“确实不太可能。一路顺风,陆白痴。”
“别叫我白痴,也许我回来了就是心理学界的泰斗了!以后你想找我做咨询都是天价呢!你要好好珍惜我。”
他弹了一下我的额头,“白痴。”
我一本正经地看着他,“张扬,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能当小三儿了,知道吗?”
“好。”他笑着点点头,宠溺地看着我。
我走进登机口,回过头,他还在,再回头,他已经走了。

动情是容易的,因为不会太久,远远的仿佛可以触摸。
留恋是不幸的,因为曾经拥有,夜夜被思念缠绕着。
无奈我们看懂彼此是彼此的过客啊,爱情是个轮廓不可能私有,把最初的感动巨细无遗地保留心中,不容许让时间腐朽了初衷,所以放手,所以隐藏,湿透的胸口。
不要挽留,不要回头,记忆续相守。



「 全文完 」
声明:本作品由箫凌上传,作品版权归箫凌所有,如需使用或转载,请与箫凌联系。
0.0
还没有评分,登录后评分!
上一篇
吃药
下一篇
12.20 如此美好!
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