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反馈

「DR」饲主。/柳瑱

原创度100%
0人评分0.0 收藏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姓名:柳瑱
生日:1993年12月4日
星座:射手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作品:饲主。
文案:柳瑱「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我所浸食,无非人类内心深处之孤独。我所阐述,不过一场迷途里的博弈。他们偕同我,以生交换以死句读的契约,必将在这一世无尽地缠绕。即使只能换来日渐深稠的孤寂。
寂寞的人类只有死路一条。在人潮汹涌之中冻死,或者黑甜痴梦里狂笑而亡。心跳与脉搏至死方休。绝望和孤独至死方休。天下之大,所有生命未必都疯狂而毫不吝惜。只是很多人习惯赌上所有一掷更甚千金,而另一部分更享受步步为营。有些人血光迷眼,有些人则安之若素。
我为你奉上一场抵死缠绵的欢爱,而你赔给我的是生生世世。
今日今时今刻今良月下,我引你来看,只一场,烟花屠城。


A、


a。

她一看到我就笑了。标准的十七八岁少女容颜,未染人世尘埃。那是一个女子最为美好的年华里,最为恒持的定格。日光照耀着的面容,纯澈孤独又添透明憔悴。自是一番梨花淡白柳深青的风华绝代。
你长得真像⋯⋯我哥哥啊。她道。声音不坏,孱弱里带着不谙世事的倔强。年轻美好,声声入耳而不过分甜腻。加了几丝琉璃被谁击碎在地上的触感,那诱人的半透色泽刮搔肌肤,使人分外心痒。
我摸摸自己的脸颊。绅士样地悄然俯身,侧到她耳边说,像你哥哥么,说不定我就是呢。
她抬头,眼睛里没有我预想的雀跃光彩。叹了口气,她说,要么你不是人类,要么你就绝对不是永远不是不可能是也没资格是。那抚摩轮椅金属把手的苍白双手,停了一瞬,下一秒便轻柔地飞到我身前。
为何。我愣了愣,然后开口。面上的微笑再加深些。
因为他死啦。她轻巧而无波澜地说。然后不再等待我的答话,仿佛对这一场,她孤身一人与另一个大千世界的对谈已不再稀罕与期待。她只是一心一意地用力推动轮椅。很是吃力的模样,像是蜗牛,背负沉重的躯壳和娇艳的原罪。于人间,此般地步履维艰,用一生一世来赎罪。
午后三点的阳光照澈重症监护病房门口的走廊,却无法让我的指尖沾上我所迷恋的,肉体的温度。


b。

诗人说,半夜里只有孤独的人在漫无目的地流浪。而终生只能游荡的我,推开重症监护病房那扇厚重铁门。那个夜晚有很好的月光,惨白而不尖锐,就像化了妆的死人的华丽容颜。
[ 噢,我心中最伟大最美丽的女子。
[ 如若你是穷途末路里决然的公主,那我便是,为你披荆斩棘的骑士。
[ 相信我,我是如此地爱你。生命如斯是为了与你不再分离。
[ 相信我,我是如此地爱你。我将在最蔚蓝明净的天空之下与你拥抱,迎接诸神的祝福。在湮没万物消散亘古的月光里,我将你救赎。那是我们的生生世世。]
月球假借太阳的光辉在深夜游荡。唱诗一般的歌与咏叹在空寂无人的走廊里徘徊。风从高大的玻璃门外灌入这疯与痴的结界。尽管白炽灯照耀着这空间恍若白昼,也无法改变那刻骨的清冷幽邃。
循着她如同鬼魅的吟唱我推开那扇门。门里是一个与外面截然不同的世界。那里有一个使人着迷女孩,约莫十七八岁,声音悦耳销金断玉,微带病戾之气的笑容掺了恰似阳光的温度。
她看着我,眸子闪闪发亮。我向她点头,致意,道了一声女士先生们晚上好。她略微俯身,说,晚上好。然后又欢欣鼓舞地笑。放在膝盖处的布娃娃,安睡的头颅,掉落下来。


c。

后来我问她,为什么那天夜里,不开口不回眸就察觉出我是谁,又是为什么,那样轻巧地应下我的契约,像赌更像是敷衍与哄骗。她的脸上依然是仿若永不会枯萎永远不死去的微笑。她说,其实是那天的月光太凉,想找个人取暖。没有真正的人类能来,一个不知名生物的陪伴也是好的。
于是我开始好心大叔一般地再次向她解释。和我在一起,定下契约的人,虽然不再感到孤单,但是会死去,很快很快地死去。少则几天之内,多则一年半载。纯粹是命硬不硬的人品问题。
她看着我眉飞色舞的样子。说,我知道,这些你都说过。然而我想,既然你不是吸血鬼怪博士僵尸狼人抑或茅山道士西天菩提,那么也没关系吧。我们可以相安无事,或许。
突然之间我对着那种温煦无比的笑容感到不知所措。有些女孩子天生就似洛丽塔。欲望女神在你心里盛开出通天塔放养放牧放纵放逐你这只外强中干的小绵羊。你看不透,至死都自欺欺人那是爱情的羁绊。临头了也只能说你活该沦陷。须知酒精伤身,目之所见不过青丝的交绕极少有情思的纠缠。你的身体,可以放任于情爱。但是你的灵魂,最好不要陶醉沉溺于爱情。
因而我感到庆幸。她不是我的信仰,不是我的光亮,不是我生命中必须相守必须供奉必须甘之如饴的持衡。
问我为何要留在她身边,与其缠绕。
以她有生之年里我的人身自由相交换。她是我的饲主。


d。

她问我什么名字。我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顿,只是告诉她,我姓林,其他随便你。
那么,从今往后,你便是阿榛了。末了她抬头盯著我的眼眸,又小心翼翼附上了一句,好不好。
我点点头说,阿榛马上给你去弄早餐,需要法式还是中式。她笑了,说,这样真奇怪,好像自己养了一只宠物,聪明并且多才多艺。可是怎么还是觉得我亏了很多啊。
穿着白色长衣的男子推开门走进,女孩微笑着向他招呼,医生早上好。男子嗯了一声不再言语。门在他身后自动合拢咔嚓一声发出老旧响动。冷风一下子灌入房间。我看着他。说不清是他的眼眸和他手中针剂金属部分的光芒哪个更加冰冷一些。或许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似死物一个是死物的区别。

我等待他机械而标准的工作结束,那双黑色皮鞋在人气稀薄的走廊里不断敲击光洁地面,最终四下又恢复寂静。我将她从床榻抱到轮椅上。单薄的女孩坐在加厚玻璃窗前,看自己永远无法触及的世界。我观望着她再次陷入那个独其一人的失语世界。或许是刚才注射的镇定剂终于作用,她突然间变得很安静。不聒噪,不喧嚣,也不再频繁发笑。光照下她的侧脸如同娃娃。静好地躺在安宁的光阴之中,仿若永远不会有喜怒哀乐忧伤仇恨痴缠迷离绝望,永远都不会老,永远都不会死去,永远被禁锢,永远不能轮回。
拉开的窗帘外面,是一大片天光晴朗鸟语花香。
而我深信不疑这份易逝的永恒,又是另一种的,不醒人事。


e。

阿榛。她在黑暗之中唤我。你是谁。
我毫不犹疑地回答道。我是祁榛,你的兄长。
她叹息说,阿榛,我想要听你以前的故事。
祁榛只是祁榛而已。在你心中他有怎样的过往,那么便是他以前的故事。我顿了顿又接着说。而我,曾经存在于这人间的某个没有名姓的生物,因为与其同持一份契约的饲主都已死去,所以这个生物的生命,也便不再有过往,不再有过往里的风雨抑或是非。
月光下她很认真地听我悼念,双眼发出盈盈光亮。少顷她并未迟疑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旧的事物将死去。
那么你呢,阿榛。
百年之后你我也不过是尘土。
哎。没想到你也会死啊。她剧烈地笑起来。不同以往的温和,那声音像猫,无礼而乖戾。略微平复之后,她喘息着开口。难道你不知道么,阿榛,最清楚的无非是你。我哪里是能够百年之人。蓦地,她将细弱的手伸向我心脏的位置。又说道,可是阿榛,我这个短命鬼,还是很想听你从前的故事。很想要知道从前在你所生长的那个世界里,你曾遇到过怎样的人,发生怎样的事,又是以怎样的姿态离开。
故事很长。我沉吟着。
她淡粉色的唇角翘起新月似的弧度。她说,那没有关系,我可以等。



B、


a。

那是一对兄弟,也曾是一对恋人。因为什么事情分开了。但是互相挂念。彼此都保有曾经的习惯,并且按照这些细碎又哀伤的习惯独自活下去。或许是两人之间默契的刻意,也或许是命运欢喧孤独又无比任性的安排,住在两个不同的城市的旧日恋人,相隔了大半个国度。
所谓前尘旧事,不过随风湮灭啊。然而过往里无数道光影重重叠叠,落幕之后,已是如影缠心。没有什么刻骨铭心,可是不代表不疼痛。没有什么海誓山盟,可是不能谎称自己毫无记惦。


b。

第一次遇到的是哥哥。面容清隽,身形纤长。黑色风衣。神色极是冷淡。很孤单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他应该,并不是在等人,来来往往行人无数,可爱清纯的女孩或是玩闹嬉戏的兄弟,都不是他等待的对象。这个正当青春时节的少年,安安静静,偶尔抬起头看飞鸟,任凉风吹乱额前不规整的发丝。我观察了他很久。似乎只是为了消遣那一整个下午的时光。这结果让我有些意外。
当他的视线扫到我的时候,我很清晰地感知到那一瞬间他的震惊。
我向他走去。然后很轻易地知道了原因。与其说我长得像他,不如承认我与他的胞弟更为近似。
后来我们在一起了。
在那之后,我犯下了自己生命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错误。
那是我的第一个饲主。冷漠但是体贴。藏在内心深处的是他对于弟弟炽烫的温柔。


c。

林诩似乎非常喜欢血红色的雨伞。有时候我看到他撑着这样一把雨伞迎面走来,心下也不免惊艳。然而事后还是会责怪他,林诩啊,你看刚才所有的人都盯着你。这样的伞实在太醒目,而且刺眼。还是换了吧。
接下来他总是不说话亦不置可否。但我知道,林诩做过的决定,几时改变过呢。
何况他最喜欢的颜色就是那种血一样的大红了。尽管这和他的外表并不相符,甚至可以说是格格不入。
个人认为他最适合的颜色莫过于玄黑。如午夜里略过月光边境的年轻帝王,寂寞深邃,主宰众生的同时颠倒众生。亦不出意外,林诩的所有物中,黑色居多。
也只有那雨伞鲜红。远看就像是一柄猩红,触目惊心。


d。

我们。我,和他。生活恰似静水无澜。然而终有一天我迷恋上他,不可自拔。
林诩本就是一个非常迷人的王者。与其说是我不能爱,不如说我是不敢爱。
爱上了就是要灰飞烟灭的。
所以我逃离他,等不及他死的那一天。


e。

没有预料到的是他要我去D市找林清。陪伴在那个人身边,直到他死去。
听到他说这话的时候我错愕片刻。原来,那些令我心惊胆战的欢喜与痴迷,他不知道,他一直都不知道。也或许他知道的。聪明如他又怎会不明。只是没有点破终是留个后路给我而已。
抗拒他爱恋他沉迷他的我,无比憎恨自己这张面貌这副皮相。他宠爱我,耐心听我牢骚,在深夜里狂热而痴迷地拥抱我,无非是因为我像他那个,相隔南北的弟弟。林清。
我却还是照做。在搭上飞机看着他黑色的瘦削身影愈发模糊的时候,或者比这还要早,我就已经明白,林诩心里除了林清和他的君临天下,再也装不下其他的东西。其实我第一次遇见他,就已面临着这样的选择,要么做林清的替身,要么远远地离开他不再回头。而我竟已是为自己选了前者。
想明白之后我满心的不服气。真像一个没讨到糖果的孩童。
相信林诩什么都不缺,只少一个林清。那么我便代替他去拥有好了。替他去看他永远看不了的风景,带他永远无法与之相守的人远走高飞。


f。

林清,林清。当少年撑着伞向我走来,心里只剩下这样两个字。
苹果绿的上衣。黑发修剪得整齐。清秀,清净,清冷,清静,清和。关于他的形容词总难离开一个清字。我不禁感慨,这名字取得倒是及应景。然而果真是令人无比惆怅。恋上林诩,犹如恋上一个至高无上龙图天下的帝王,虽然他冷漠残忍,虽然他遥不可及,但好歹能够谋到一点什么,君畔枕侧梦回留香。而林清在心中更似神明,只能仰望。他温柔明媚恰若骄阳,可是什么也不能抓到。
能够从林清身上得到什么。谋爱吗。是了,他一定会对所有爱他的人好。但却,永远成不了那个心尖上的朱砂眼眸里的唯一。我看着林清干净的笑容,突然明白了他哥哥的惆怅。然,我还是嫉妒他。这对兄弟毕竟曾经有过一段短暂但是美好的时光。而在那些记忆里,未有我的容身之隅。
我于林诩,是用以替代其恋人林清的空白。
我于林清,是用以替代其兄长林诩的空白。
我记得曾经有人和我说过,我们这样的生命,实在有损阴德,所以生来就是要遭天谴的。和他人定下契约,最初不过是一种博弈性质的猜心游戏。输赢的界定,仅仅是自己和饲主到最后究竟谁失去了那颗心,谁猜对了对方的那颗心。然而,幻化成那个人所心爱的同型号产品,代替他或者她的爱人相伴终老,这本就是一场痛。自己没有原始没有最终亦没有仅属自己谁也无法夺去的过程,这是怎样也无法弥补的空白。
——输赢无恙,不过是空白。我是人间惆怅客。我不停地对自己说,无论这场呼啸而过的天花乱坠,结果怎样,都让那颗心自生自灭吧。绝不可以自怨自艾。


g。

林清死了。那天他躺倒在我怀里,口中低呼着他哥哥的名字安然离去。病房里很安静,惟我一人,清晰地感知到他的呼吸在短暂的狼狈仓促苟延残喘之后终于平息。午后的阳光照耀他清淡和煦的容颜,他纤长的睫毛不再因疼痛而颤抖。我没来由地一阵心悸。那两只漆黑的燕尾蝶就静止在那片苍白的清秀之间。很突然,我想起了林诩。那个人在所处的地方已是千里迢迢鞭长莫及。他过得好不好,作息是否规律,甚至连他是死是活,我都一无所知。时光仿佛受了什么重创,于此刻死寂。过去与现在重叠,看不清未来。
恍然之后心下一阵轻松。我想我是时候回去了。可是回哪里去呢。此刻我已失去了饲主赐予我的名姓,不再是茫茫天地之间拥有归宿的任何一个谁。那个故人说的不错。确实,我极少孤单过。
我不过是渗入骨髓地寂寞。



C、

a。

后来呢。
我淡淡地看了女孩一眼。问她,那么你还要什么后来。
故事讲完了么。
嗯。我不想多说话,将整个人都蜷缩进窗前的摇椅上。那感觉实在拥挤。只是我完全没有科学依据地想,以这样的方式坐卧,或许身体会有些被拥抱的错觉。那么心里,多多少少会觉得有些慰藉与依靠。尽管它们都是错觉而已。这一刻我只是以某种自虐般的姿态存在,而非真实地沦陷在谁人的怀抱中。就像我曾经相信那铺天盖地的月光足以用来慰寒,而月光不过是月光,没有温度,天地之间它仅仅是一种视觉上的悲凉存在,冷的是夜暖的是虚无缥缈的呼吸。仅此而已。让我有所慰藉让我有所依靠的,只是我的信仰。
阿榛,我觉得,我很快就要死去了。她低低地呼唤着,继而入睡。女孩年轻的呼吸,在寂静地深夜里显得笃定而又绵长。我靠在相距不远的地方,却依然觉得那遥不可及。
在遇到我之前,她一直都有一个很健康的身体,瞳孔是漂亮的黑色,笑容绚烂,发色温柔而迷人。她之所以会被拘禁在这,长久不见日光,只是因为她另有一颗病变的心,而多数人认为她的身心并不相配。
她相信死去的哥哥终有一天会回来。那是被幽禁在孤堡里的绝世公主,等待为自己披荆斩棘的骑士的骄傲梦想。她疯了一般相信那些荒诞不经的誓言。她相信,天空将要铺成为星轨的道路,公主与骑士斩灭不可一世的邪妄巨龙,披星戴月地缱绻私奔,万水千山地日夜兼程,最终,相守永生永世。
其实她也确实疯了。不然她怎会在这里。
世界这么大。死心塌地信仰童话的也只有她。


b。

我并不是一个能够长久的人。你看,他和她,与我待在一起,都短命得很。
饲主死去。林清,林诩,祁榛,少女,他们的故事都只能化为尘土。不论是帝王抑或神祗,都只能在空旷辽阔的黑暗之中寂灭,灵魂被亘古而巨大的孤独洪荒冲散撕碎。跌落人们口中传说的轮回台。
而我从尘埃深处抬起头,身前已不再有任何一个往昔的影子。
有些疑惑自己是谁。
辨不清现在,看不透未来。
我从来不信轮回,是因为我根本没有轮回。
所有的故事,所有的生命,所有的相交缠绕擦身而过,再美再痛再刻骨铭心,都是烟花。然而膜拜者往往有增无减。暂不论这份信仰是否纯粹,某一刻他们都是爱情的信徒。华灯初放的街市上摩肩擦踵。在那条繁华的流街上,我看到某个少女的背影,她的心从未安生与停留,只为寻找那个永无实地的彼岸。
不经意间女子回眸。我看清她的容颜。已是灯火阑珊,谁人陪我危坐临于城楼上,斜倚流光看烟花?
梨花淡白柳深青。自又是一番,风华绝代。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声明:本作品由箫凌上传,作品版权归箫凌所有,如需使用或转载,请与箫凌联系。
0.0
还没有评分,登录后评分!
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