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反馈

「DR」听雪庐/顾情长

原创度100%
0人评分0.0 收藏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顾情长
出生年月:1998年4月3日
星座:白羊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作品:听雪庐
文案:顾情长「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若我有一间庐子,我定要唤它听雪庐。每每寒梅煮酒,雪落梅章的时候,我就在庐中饮酒作乐,听雪为曲。

大概是高中才有的念头了,那个时候在数理化的海洋里挣扎试图不被淹死,就偏爱文字作为一个避风港,或者说是逃难的地方。每个冬天到来之际,我总会想起不知何年何月看过的雪小禅的文章,里面写雪花从九重之上缓缓飘落,落在断桥的零落之时,就像有轻微疼痛似的迅速化开。那个时候还很年轻,文字对我来说是一种神秘的暧昧,这个比喻就像雪夜中忽然亮起来的一盏微灯,照亮的不仅仅是那一片白茫茫的宁静,也穿越在亘古的岁月里,长歌当哭。

不过那样的雪大抵是雨雪,其实算不得真正的雪吧,古人对雪有着独特的偏爱和更为严格的要求。那些落地就化了的雨雪和沙沙作响的霰雪,在他们眼中,都不过是一些哗众取宠的冬季的旅人,在这个忙碌的季节带给期盼雪的人们些许慰藉罢了。只有那些真正悄无声息却又纷纷扬扬的,才有资格让他们说出一句,下雪了。大雪无痕,当一场大雪悄然席卷整个寰宇,一切都被覆盖上白色的面纱,不管有多少不甘和仇恨,不管有多少温情和爱意,在这漫无边际的白色之下都显得太过渺小和微不足道,谁也没有办法去和这白茫茫的世界相比较。爱啊恨啊,在此刻都安静的睡去。

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常常背诵一句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说是脍炙人口也不为过。可是比起这两句,更多的时候我偏爱的是这首诗的结尾,唤作“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很多时候我在想啊,这该是什么样的一种境界和处境,才能让人写出这种大气而又略带哀伤的词句来。空留马行处。这该是多么美好却又伤人的画面。

崇祯五年十二月,西湖之上迎来了一位兴致盎然的看雪的归客。他把这叫做湖心亭看雪,而对这场雪,该用什么样的词汇去形容,该用怎么样的姿态去迎接,这会是一个千古的问题,没有人能给出一个最完美的答案。我总是偏爱听雪这个词,若我有一间庐子,我定要唤它听雪庐。每每寒梅煮酒,雪落梅章的时候,我就在庐中饮酒作乐,听雪为曲。

那必然是一种有趣的情景。

今年又是一场大雪,晚间时刻,宛若柳絮的碎屑就纷纷从灰色的天空跳着华丽的舞蹈坠落在尘世里,沾染了尘世的锐气,悄然覆盖在厚厚的白色之上,把这个世界都渲染的苍凉,它们带着上天的眷顾,褪去这个世界原本浮夸的色彩,静静化作一片银白,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也就是这样了吧。再晚点的时候,夜色未央的时节,从窗户望向外面,微光点点泛在雪地上,仿佛撒了一地的光芒,映在谁家小姐的眼眸。印象里上一次大雪还是在十年前,十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人和事,足以让沧海变成桑田,可有趣的是,每当下雪之际,我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来我的那个念头,唤一间听雪庐。
我时常做一个梦,梦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漫天呼啸的大雪。风雪席卷在我的周围,打湿我的衣襟。而我就在这个世界的最中心,很安静的在听,有风,有雪,有我心跳的声音。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声明:本作品由箫凌上传,作品版权归箫凌所有,如需使用或转载,请与箫凌联系。
0.0
还没有评分,登录后评分!
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