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反馈

「DR」命缘「第十六章」/玖蓝

原创度100%
0人评分0.0 收藏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笔名:玖蓝
生日:1992年4月13日
星座:白羊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作品:命缘「第十六章」
文案:玖蓝「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对于下午考试的题目,可儿仍旧觉得十分顺手,但上午已颇受折磨的陆小丫却接近奔溃的边缘,她本指望着父亲多少利用自己的权职为自己谋些便利,不想父亲竟真的眼睁睁看着自己在考场出洋相。满眼尽是令人费解又无处落笔的题目,连永远对课堂知识一知半解的蔡青青这次也不在身边,真让人窝火。
黏着而沉闷的空气从四面八方将负面的情绪压抑在身体里,没有出口,无处排解。监考的先生来回踱着步,好像踩在棉花上,丝毫没有发出半点声响。考场内唯一的声音是细微的连续的密密麻麻的书写声,似乎每个人都充满灵感地在答题,思路如泉涌般不可停歇。

陆小丫艰难地紧攥着笔杆,也不知自己究竟写下些什么,既心虚又生气。监考的先生却偏偏不合时宜地停在了陆小丫的身边。他微驼着背,半是好奇、半是无聊地扫过每个人的答卷,大多都字数太多,黑色的墨字挤作一堆,难于分辨,但陆小丫的答卷却是干净得异常,因此他停下脚步,想仔细看上几眼——这答案……真是风马牛不相及!监考先生不自觉得发出了轻蔑的哼声。尽管声音细小得宛如游丝,但陆小丫却真切地听到了。

“你什么意思?”陆小丫腾地站起,冲监考先生嚷道。
“什么?”监考的先生半转过身体,一脸茫然。
“你为什么要‘哼’?”
“我没有‘哼’,你听错了吧?”
“你还不承认?”陆小丫火气更大了。她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又放大了两倍。
“同学,你安静点。别的同学还在考试呢。”监考先生一边说,一边将双手搭上了陆小丫的肩头,想将她按回到座位上。
“别碰我!”陆小丫甩开监考先生的手,“我不考了!”

陆小丫扭头便向考场外大步走去。监考的先生仅在她身后象征性地伸长了胳膊,含糊不清地发出几个重复的单音节的字眼,便转身收起了她桌上的答卷。考场内的其他学生目无表情地看完了——甚至没有看完——整场冲突,便都继续埋头答题,细微的连续的密密麻麻的书写声此起彼伏,和之前并没有半点差异。

可儿和陆小丫并不在同一间考场,因此她对陆小丫提前离场的事情毫不知情,更不知载她至此的马车早已扬长而去。当结束的铃声敲响时,随着人流涌出的可儿在学堂门口等待着陆小丫,却迟迟不见小丫的踪迹。

人群渐渐散去,刚刚还热闹非常的学堂很快安静下来。可儿感到不安起来,不得已地接受了自己被抛弃的事实。眼看着日头微斜,西面的天空已染上了橙黄的色泽,尽管夏日的夜来得晚,也到了必须尽快动身的时候。

学堂附近的道路大多修缮得很好,两边垒砌的黛色高墙里或是私人的庭院,或是书香的门第,亦或是乡里执事者的办公场所,因此虽然没有什么路人经过,狭长而略显昏暗的巷子却仍旧让人感到心安。

穿过数条长巷后会经过乡里的集市,此刻也因时近黄昏而并不热闹,售卖者大多开始收拾摊位准备回家,购买者更是寥寥。随着集市的买卖声被甩在身后,平整的长巷渐渐变作泥泞的小路。可儿的影子逐渐拉长,变得愈发昏暗。

突然,道旁的小路中蹿出两个精瘦的青年,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分别抓住了可儿的左右胳膊,并试图将她抬走。可儿没来得及看清这两人的模样便感到来自手臂的疼痛感,她惊慌地大声呼喊救命,努力地想将双手挣脱出来却只发现自己已被完全钳制。可儿用余光看见不远处停在小路上的马车,知道若是进了马车便再无任何挽回的可能,她拼命扑腾着尚且自由的双腿,别扭地踢打着左右两边人的身体。

凄厉的哭喊声在空旷的土地上没有边界地扩散。可儿的眼泪不自觉地落下来,力量的差距太过悬殊,无力的抗拒和挣扎又有什么意义呢?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声明:本作品由箫凌上传,作品版权归箫凌所有,如需使用或转载,请与箫凌联系。
0.0
还没有评分,登录后评分!
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