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反馈

「DR」大白你好/Miss Co

原创度100%
0人评分0.0 收藏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姓名:Miss Co
生日:1992年1月26日
星座:水瓶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原创创作者
榕树下签约原创作者
发表长篇小说《喵小姐的铃铛》
各种短篇小说“每天读点故事APP”
微信公众号“喵小懒”
作品:大白你好
文案:Miss Co「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我和大白是相亲认识的,在此之前,我从没想过我这么酷的人会相亲。

鉴于一直对自己的相貌和资源的自信,我对相亲有一种莫名的抗拒,然而人到了一定年纪,会明白一些道理,也会容易妥协。
有时候开始的方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与结果。
相亲也不代表没有爱情,当然,也许是我这个人色心比较重,长得好看一切好说;不好看的话就是不适合。
所以在看过大白的照片以后,我满意地点点头,嗯,又高又白的小鲜肉,对姐的胃口。

在咖啡厅见到大白的时候,我忍不住多问了两句,“请问,你是大白吗?”
当然了,大白本名并不叫大白,就像我不叫程小懒一样。
我叫小懒是因为我懒,大白叫大白不是因为白,是因为胖。
大白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是的。”
“请问,你那个照片是啥时候的啊?”
大白继续不好意思地看我,“五年以前了。”
“你现在就没拍过照了啊?”
“嘿嘿,拍过,不好看。“
“好,好吧。你和照片上差别还是挺大的。“
“你倒是和照片没啥差别,都挺漂亮。“
“谢谢。”

两个人开始喝咖啡,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大白已经是放大版的大白,可是憨憨的仍旧很可爱,而我为了掩饰自己相亲的紧张必须稳住,而他也一副身经百战敌不动我不动的样子坐在那里玩儿手机。
两个人都在心中思索,如何展开这个战局的时候,谈判学中说不能先开口,先开口的人占据下风。

他突然开口,“嘿,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有些得意,果然你先沉不住气,轻轻咳嗽了一声,“我是老师,教语文。你是做什么的?”
“哦,我在成品油公司上班。”
我咬了一下吸管,“哦,那是金龙鱼菜籽油吗?”
“啊?“对方有些茫然地看着我。
“那不然,是散装的菜油?”
他有些尴尬地看我,“不是,是中石油那种石油。”
“哦哦,我还以为是菜油,嘿嘿。”心中偷偷鄙视了自己一下,刚刚还在想有个卖菜油的男朋友以后家里的油有着落了,由此可见我多么贤惠。
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我赶紧问他,“你知道阳春花是什么吗?”
他摇头,我得意,“是桃花。”
为了扳回一局,我赶紧又加一句,“那你知道‘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是谁写的吗?”
他摇头,我继续得意,“是李白。”
他笑了笑,“我语文学得不好。”
我赶紧安慰他,“没事,我看你这个样子数学可能也不好。”
他喝了一大口咖啡,“老板,再来一杯。”
 
第二回合,我决定让他一下。
“那个,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啊?”
对方毫不犹豫地回我,“睡觉。”
“然后呢”
“看电视。你呢?“
“我就多了,看书,唱歌,跳舞,画画,弹钢琴,旅行。“
他吃了一口蛋糕,“爱好那么多,你好累哦。“
我一口蛋糕差点噎在喉咙里。
 
经过几个回合的战斗,我已经大概摸清了对方的性情,顺便展示了自己的美丽大方贤惠,虽然我觉得对方不一定这么认为,整体来说还是比较愉快的。
于是到了吃晚饭时间,大白提议吃火锅,我看了看自己白色的外套,有些不愿意,又禁不住嘴馋,转战火锅店。
我脱下自己的白外套,小心翼翼地叠好,撸起袖子开始涮火锅。
热气腾腾,大汗淋漓,什么妆容形象都抛在脑后,只剩下“哎呀你也喜欢吃腰子啊。腰子吃了好,尤其对男人好,嘿嘿嘿。”
“哎呀一口干了啊,梅子酒算什么酒。”
“嘿兄弟我没喝醉,我就没喝醉过。”
回家睡了一觉以后,我忽然想起昨天他送我回家的时候,我好像掐了他脸一把,念叨着,“还好五官只是被撑大了,没变丑,本姑娘就勉强收下了吧。”
精心维护的淑女形象,好像没撑过八个小时就崩塌了。
 
下午的时候,接到大白的电话,约我周末看桃花。
我有些不好意思,“昨晚,我没失态吧。”
“没,只不过捏我脸说把我收了。”
“哦,那,嗯,喝大了,你别当真哦。”
“那不行,说过的话要负责。”
 
我和大白在一起的第三个月,想让他微信给我转200块钱买东西。
但是我觉得,女性应该独立,不能伸手向男朋友要钱。
但是此时此刻微信没绑定银行卡我又着急要付款。
于是我给他发微信,“白儿啊,微信给我转200块钱。”
他回了一个“好。”马上就把钱转过来了。
我慢悠悠地付款买东西以后,给他回信,“你看你,就上当了吧。我在测试你有不有警惕性。”
“什么警惕性?”
“万一我号被盗了呢?万一我不是本人呢?你问都不问一句就把钱转了?”
“额,才200块钱,不至于么。”
“200块钱不是钱了?积少成多。应有的警惕性是不能减少的!你忘了我们之间的暗号了?”
大白回了个蒙的表情,“什么暗号?”
“暗号都忘了。你说你记性好不好?你记性这么差怎么工作生活?真的是要气死我了。”
“我错了嘛。那你给我说我们暗号是什么,我记住。“
我赶紧岔开话题,“没关系,我们重新编一个暗号吧。“
大白这下学到了警惕性,“你自己都忘了吧?你忘了你还说我。“
“屁,我们的暗号是大白是只狗。“
“才不是!“
“你都记不住你怎么知道不是!“
“我至少有点印象吧,是什么爱。“
“饭岛爱!“我又开始得意。
“是小懒爱大白!”
“那应该有两句吧。天王盖地虎还对应宝塔镇河妖呢!小懒爱大白,大白就不爱小懒了?这个暗号肯定不是我想的!”
大白默默地给我发来了很久以前的聊天截图。
我决定大度地让这件事情过去了,女人有时候不能太认真,尤其对男人,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吧,那我们的新暗号就是小懒爱大白,大白宠小懒。对了吧。”
“对。”
“我今天给你上了很深刻的关于警惕性的一课对吗?”
大白表示赞同。
“你知道的,现在是知识付费的时代。也就是说,上课是要给钱的,就像我们的课时费一样,对吗?”
“对。”
“所以这两百块钱,就是我教你的学费了。”
大白翻了个白眼,“直接说你想要嘛,本来就是给你用的。”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开口向男生要钱的女生吗?我是付出了劳动的,我是在教你!”
“好吧,谢谢哦。”
“不客气。”
 
我们在一起的第六个月,大白要调去外地工作,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很不开心,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对他摊牌。
我说,“如果你要走,去那么久,我们之间是没可能的。我现在舍不得你,可是时间会抹平一切的,我很了解我自己,我一个人过久了以后,是不需要任何其他人的。如果你走了,我们就结束了,只不过是时间的长短而已。”
我以为他会说,“我有更广阔的天空,你不能阻止我飞翔。你只要等等我就好。”或者说,“那就这样吧,都是成年人了,要接受悲欢离合。”
可是他没有,他说,“那我不走了。”
虽然最后他还是走了,只不过争取到了离我现在的城市很近的地方。
经过一个月的异地恋,我开始发脾气,“我讨厌异地恋,我还不如一个人来得利索好玩儿。”
我以为他会说,“我已经为你争取到了最近的地方,难道我不要工作不要生活吗?你发脾气有什么用?”或者“我还不是不好过,难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么?”
可是他没有,他只是说,“我会尽快争取结束异地。”
 
     
曾经有人问我,性格如我,外向活泼,怎么会喜欢上木讷不善言辞的他。
我说,“因为他又高又帅啊。”
其实最重要的是因为,他像大白一样治愈了我。
他安抚我的不安全感,明白我想要的陪伴,不只是此时此刻的陪伴。
他尽力给我他能给我的最好的,虽然我知道,在有些人的眼里微不足道。
他不会嘲笑我的古灵精怪与梦想,拥抱着他,就好像拥抱着温暖,将从前的一切创伤都抹平。
 
在遇见他之前,我从未想过我会相亲,也未想过相亲的两个人会很相爱,更没想过结婚。
也许他给不了我轰轰烈烈的承诺与无穷无尽的物质,而暂时可以给我的,是一颗有些晦涩的心。
有人说,心顶什么用,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物质与前景才让人更有安全感,如果有朝一日,他背叛了你,那颗心又有什么样呢?
可是现在的我相信,那颗心,如同我的,暂时不会变得苦涩。
所有看似美好的一切,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艰难与黑暗,没有完美,完美就意味着痛苦,甜就有酸,只是那些苦楚,熬过的人才懂。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声明:本作品由箫凌上传,作品版权归箫凌所有,如需使用或转载,请与箫凌联系。
0.0
还没有评分,登录后评分!
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