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反馈

「DR」在哪一个瞬间,你会莫名觉得悲伤?/多多

原创度100%
0人评分0.0 收藏
站在黑暗的深处 靠近光明的边缘 刻铸最细腻的温情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责编:顾言笙「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责编:叶涵「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多多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签约原创创作者
作品:在哪一个瞬间,你会莫名觉得悲伤?
文案:多多「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我安然离开那个城市,以为一切都已不再相关,却不曾知道,我们曾在那里,擦肩而过,曾在那里,一起生活在某个角落,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我们没关系!”现在我只能这样说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信仰他的单纯,却迷恋他的身材。
 
高中生活,就是我们彼此最单纯的时候,有流言,有蜚语,可我们之间却没有爱情火花的碰撞。只是毕业多年后,02级的一次相聚,我们的目光又落在了一起。从他走进餐厅包间,阳光仿佛贪婪的追随他的脚步,随他而入,而正在与朋友交谈的自己,手里拿着咖啡杯抬起头,与他四目对视。这几年,他仿佛没有变,还是那般单纯,那般羞涩,只是我变了,从看透这个世界爱情的结果,就只在乎事业了。我还是信仰他,总是长不大的模养,透露出一种单纯孩子般的笑容,交谈后得知他现在是他爸爸公司的董事,出国两年,而且那时,我同样也在那个美丽的城市,爱尔兰。相同的路,我们在不同时间,都曾漫不经心走过,从未留意过往的人。至少我是这样想的,可后来他告诉我,在爱尔兰,西摩西餐厅里,他正好经过看到了正在补妆的我。然后跟随我,乘坐下一班航班,回国出现在这里。
 
他有一个很好记的名字,孟志伟,他说,这是他爸爸的意思,志向伟大的意思,我还笑过他,因为名字太表面了,所以人就成这样子了。高中时的流言蜚语让我和他又成为主角,最后离场,也就被同学指定为他负责送我。
 
“我想走回饭店,反正也很近,你先回去吧。”我对他说,他却笑了。
 
“好吧,我陪你。”我们漫步街头,现在是晚上两点多,路上行人几乎没有,我们沉默着,一起走着,五月的天,不热不燥,好像我和他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也好像放下一切,尽情的呼吸着清爽的空气。路过官邸,他转过头来:“要不要在喝一杯?”我微笑点头,与他相视一笑,走进官邸,似乎老天有意让气氛尴尬,或者持续升温,官邸的客人不多,我们选择坐在吧台,听者乐队的歌。说了些这些年的种种,如何,又聊到了高中生活,我们生日差一天,所以星期六,星期天,我们开了两场生日聚会,那一周,被定为12班情侣周。最后,说到了爱情,我们居然一同沉默了,我打破了沉默,说回饭店,然后他打的士送我回到饭店,当我回到房间在窗户那里还可以看到他在车前抽着烟。抽完后,才随车离开,而我也在窗边点燃520,目送他离开。我还是520,高中时候,就已经戒不了香烟的诱惑,而他,是现在才接受那吞吐烟雾的感觉。
 
我,是一名服装自由设计师,很早就想回国,却一直没有定下,因02级的聚会搞得很是隆重,所以才带着伤痕回国,打算开一家自己的服装店,想象着,店也真的开了起来,一年后,我的店已经开的已经有模有样了,然而衣服的主题也就随我的心情,随意变化着,同种心情的人也自然而然的在这里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衣服。而我几乎已经忘记了他。
 
 
这天午后,我还在自己的设计室,肖艾进门对我说,他来了。肖艾是我的大学同学,一直在国内,是一家企业老板,喜欢服装,便常常来店里转,昨天说好见面给他男朋友设计礼服,而我却忙过了时间,不好意思地抬起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形象实在有些抱歉,散落的发丝乱飞,大大的黑框眼镜,妆也早就有些淡了,整个人懒懒的,可如果再补装,让别人就等,实在不好意思,便就这样随肖艾出去了。他们要参加朋友的结婚典礼,必然要一套相配的礼服。
 
“志伟,这是池越,我的大学同学。”随着他的转身,我有一丝的恍惚,是他,一年后又一次见面。为了不显得尴尬,我很快的抬起手,面带微笑;“你好。”
 
他显然是被我陌生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肖艾则推了他一下;“怎么,见了美女,就慌了?”他笑了笑,抓住我的手。“你好。”
 
“好了,你们不要再客气了,池越,麻烦你了。”我冲肖艾笑了一下,示意小赵来帮忙。缕了几丝碎发别在耳后,就开始量他的尺寸。身材还是那么的好,高中的时候,还记得是因为我喝醉了,抱住了他而开始我们的绯闻,现在的我,心还在怦怦跳。
 
给小赵说好数字,回头看他们;“肖艾你的,就是我刚做出来的白色礼服那一件,你男朋友的,我在帮他配一套。”肖艾高兴的挽起志伟的手臂。“好的。不过我们要先走了,刚公司说有事。”
 
“好。”目送他们出门,心头微微一紧,最他们回头之际,还是向他们打了招呼,面带微笑,似乎有些累,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就坐在店里看起了杂志,沐浴着阳光,这种生活,很惬意,也很适合我,不需要有人来为我安排。门口风铃响起,以为是微风,却看到有人开门,就脱口而出:“欢迎光临,你好。”起身时看到一脸汗珠的他。
 
“志伟,你怎么回来了?”他看到我一脸的惊异的我,有种似笑非笑的感觉。两个教师般大的店面只有我们两个人对立站着,心离得很近,只是思想挣扎着。我不理解他为什么回来,不理解他的笑,总觉得我的生活,就要混乱,就要不一样。
 
“你先坐,我给你泡杯咖啡。”我缓和着尴尬的局面,转身走开,他却悠然的坐了下来,看起我的杂志,等我回来的时候,桌子上是一只空的咖啡杯。
 
“不是说给你泡咖啡去了?”看着这样的他占用我的东西,觉得可笑又觉得生气。
 
“可我很渴,你好慢。”他坏笑着,什么都没有再说,我便面对他坐了下来,他真的搞得我一头雾水,他像一个不速之客,走进我的生活,搅乱我的节奏,却也慢慢的要走进我的心里,我想我只是因为寂寞,寂寞的时候,不应该爱上别人的,这样会犯错误的。
 
“我们玩游戏吧,就当我们要补回高中生活的空缺。”我顿时错愕,他说的那么自然,是我把他想得太过美好?曾经的单纯,已经不再,还是因为他太单纯,所以说话仍不经过大脑思考。
 
“你还是小孩子吗?还是一个高中生吗?我们成人了,不要再幼稚了,这样不负责任的话,你以为自己还玩得起吗?走,现在。出去,立刻。”我生气,他的轻视,他的招摇。
 
“好了,我知道你会给我答案的,不是么?”说完就走了,我把自己关在设计室,做了很久,直到最后一根520在指尖点燃,才想起小赵向我请示下班到现在已经五六个小时了。抬头看了下表11点,走到休息室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在店里来回走动,突然想要开店门,看着寂静的夜晚如何孤单。
 
“咚。”首先看到的不是寂静的夜晚,而是提着宵夜的他。
 
“ 你……”还没说完,他早就一个侧身,走了进来。
 
“饿了吧,你再不开门,我就走了。”我没有说话,站在门口,看他自导自演得一场戏。
 
“不喝吗?皮蛋瘦肉粥?这可是你最喜欢的。”我走了过去;“我不喝,咕嘟”真丢人,肚子就在这个时候不争气的叫了,他下午走后我就没有再吃一点东西。我觉得不好意思的笑了, 就坐了下来,我们一起喝着粥。可是他却又拿出来一个便当盒,辣椒凤爪,放在自己面前,分明是不想给我吃。
 
“为什么,我没有,只买了一盒?”他啃着凤爪对我说。
 
“要吃?亲一口吧。”就噘起了自己的嘴,嘴角还挂着红辣椒。我觉得很好笑,在桌子底下拿出纸巾,给他擦干净。便又不说话了,喝着粥。
 
“好吧,不亲了,看在给我擦了嘴,给你吃。”我笑着冲他眨眨眼睛,大口大口的吃起来,我们相视一笑,就开始像孩子一般抢起凤爪。
 
整理好垃圾,已经一点了,他坐在桌边默默的抽着烟白盒三五,我喜欢的一种烟,可我不抽,因为那是爱尔兰金发男子淩的最爱。淩,是我给他取的中文名字,觉得很适合他的干净,当时的我们还很幸福的计划未来。我走到桌边,悄然点燃520,喜欢它红彤彤的心就在嘴边,喜欢520这个名字的含义。他皱起眉头。
 
“一直没有戒掉?”
 
我坐了下来。
 
“戒过,可发觉,那样的生活,不适合我。”我戒过烟,从高中到现在,最长的一次,是淩说我们结婚吧,我就瞒着他,戒掉了烟,等他发现我的烟和zipp打火机已经全都不再,已经是我戒烟的半年后。即使可以在爱上别人,即使可以和别人一起生活,他永远都是我内心最深的一个人。
 
“我们在一起吧。”我思绪还没有飞去更远的地方,就已经因为他这句话拉回现实,一句话,却在我耳边一直环绕,有多久,没有人对我说过这句话了。
 
我平静的吸着烟。
 
“我有男朋友,我正准备结婚。”对,我曾经真的准备过。
 
“是吗?”他嘴角上翘“他去年刚刚结婚了。”玩弄般的笑容,让我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再也没有秘密。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声明:本作品由箫凌上传,作品版权归箫凌所有,如需使用或转载,请与箫凌联系。
0.0
还没有评分,登录后评分!
上一篇
厚涂卡牌游戏人物
下一篇
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