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反馈

写给单亲和失去双亲的我们。爱是一种「一定也有人像我一样,需要拥抱」的慈悲

5人评分6.0 收藏
写给单亲和失去双亲的我们。爱是一种「一定也有人像我一样,需要拥抱」的慈悲0
文案: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


我终于鼓起勇气回了一趟故居,从里面的影集里翻出一张我幼年时与父母的合影。我看着熟悉又陌生的面容,不知道改做什么评价。最后还是被我拿了出来,现在放在我的办公桌上,我每天都可以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我。好多人看了照片说年幼的我和现在长相的变化很多,其实我看着这张照片都陌生,影像这种东西很多时候纪录的只是一种当下的东西,锁住的是当下的魂魄,而被锁住的魂魄,再次被翻出的时候,固然会觉得陌生许多。2012年就这么过去了,我站在去而复返的公司,硬是没有发觉时间过的如此飞快。生活真的是被我这样分割成了可以换算的东西,我看不清未来,也不敢看未来。于是很多时候,我都会拿很多长者的话来告诉自己,迷茫或是孤独,是成长的必修课,我能选择的只是忍耐。时间可以磨练一个人的筋骨,也可以磨练一个人的意志,而我内心隐约的想要冲破的梦想,是我想要抓紧去实现的。

其实在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一出生就是个错误。我一直已一种惨烈的生活方式活着,或者说,我们这群孩子一直已一种惨烈的方式活着,因为我们的父母的分离让自己的童年或多或少带了阴影。尽管很多时候我们隐藏的很好,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肆意的挣扎出来。我们这群被加上标签的孩子,这些标签除了可怜、同情之外,更多的被带上了恶毒的归类:叛逆、没教养、孤僻、冷漠、自私自利……我们的父母还没来得及给我们对社会做解析时,就匆匆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余下的只是我们被贴上了标签而度过的脆弱不堪的童年。我们更早的学会了妥协和忍耐,因为那是我们唯一的方法;我们更早的明白了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明白想要活下去就要做凶狠的野兽,因为强者才能逆天。在这些过程中,我们学会了自嘲,学会了把自己已经在年幼就被切割的满目疮痍的心丢出来让世人去踩踏,这不是一种坚强,只是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下的一种生存方式。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不回家,其实我们何尝不想回家,我们又不是刀枪不入的超人,只是有了新家庭的父母让我们在每次进入那个“家”的时候都会引发一场混战,久而久之,就越是不敢回去,特别是每每过新年的时候,别人去高声谈论着自己的父母双亲和家庭的幸福时,自己在旁边尴尬的笑着,然后晚上躲回自己狭小的出租屋里,用尽全力的告诉自己不要哭,却还是失声哭了出来。后来,也许是真的慢慢的把伤口都磨成了老茧,所以在当周围人提起的时候,可以选择性忽略,但无法隐藏的还是脸上失落的表情。

我们其实有很多困惑。对是非观,对性取向,对人生岔口的选择,对择友标准的选择……只是我们在面对困惑的时候没有父母这样一个标准的导师给我们一个标准的答案,而身处在五花八门的社会这个大染缸,面对何去何从总是不知道什么是完整的定义。

这篇日记本来想是在春节的前夕写完发出来的,奈何我不是一个坚强的人,我怕面对了不了内心那些被无限放大的黑暗、自卑以及对未来未知的恐惧,所以迟迟丢了下来,把自己完全的投入到疯狂的工作中。我整个春节的期间是在网络中渡过的,只是在期间去了一趟五台山,春节期间的五台山没有想象中那么热闹,相反有些冷清,我站在荒凉的山中却再没有当初那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匆匆的求了佛珠便下了山,之后便泡在网络中醉生梦死,酔在网游和公司的网销以及优化。我其实也不太明白自己这么拼命是为了追求什么,或者是为了认可什么,我像是无根的漂浮,漂到哪里算哪里,哪里的可以给我暂时的温暖,哪怕是虚假的幻觉我也贪婪的要死。他们说喜欢用我这种人做事,不服输,容易满足,心却野的厉害。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的定义是什么。二月的再次创造了个人业绩的新高,在这段时间里,每天仅仅只睡的在三个小时左右,像是钢铁战士一样毫在网络中,和虚拟的人聊着,做着网络中看似虚拟却存在的优化。业绩和工资可以证明这段时间我真实的存在过,除此之外,其他什么都证明不了。有些时候我也觉得野心的无法满足,有些时候我却又盲目的不知道野心的究竟贪图的是什么。我想有个安稳的家,却又怕安稳的家让自己堕落不前。渐渐的,我开始很少提自己之前的事情了,开始很少提我分裂的家庭,我破裂的感情,我不觉得自己是个专一的人,但是所有的旧事却是念念不忘。

我就是这样一个天生贪婪安稳又害怕安稳的人。我渴望有人走进来,又害怕有人走出去。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和AMNE躺在一起的时候,紧缩的像个婴儿,我在黑暗中褪去自己包裹着貌似强大的无坚不摧的外衣,终于失声痛哭出来。AMNE翻身过来抱紧我,安静的听着我在怀里哭着。我想着这几年过的所有,我竟然懦弱的恨不起任何人,只是觉得有无数委屈,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我承认我不是个善良的人,不是一个不耍心机的人,或者我本身就是一个恶人,所以才落到如今吧。我和如今大多数的孩子一样,父母分开后,我们没有任何管教,在未知的社会上到处乱撞,孤僻着,怪异着,在别人眼中成为另类的异类。我们的身世和经历被无数身边平凡的人当作不可置信的部分,我们也被无数身边的人贴上不忠不孝不可重用的标签,我们自私冷漠封闭起内心所有的阳光,我们不相信任何人任何事……曾几何时,我是这样。

曾几何时。我像是一条受惊的野狗,嗷嗷着哀声的小声叫着,张望着外面陌生的世界。我站在人生十字路口迷茫的不知所措,在我想不明白后,只好把问题尽量简化,可是真的和AMNE说的一样,社会不是我们要简化就可以简化,人心叵测,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去适应和改变,去把自己变的不断的强大和圆润,让自己在所有的人群中如鱼得水的穿梭。我在如今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可以很安静的去听,去学,然后去教给新人,不再像之前一样排斥什么,或者矫情的说“自己不是这种人”之类的话,我所明白的,弱肉强食,强者势必逆天。

我们这群孩子讨厌所有团圆的节日,这种节日让我们在这个世界里显的格外的多余,没有一个合适的位置合适的场所来放置自己并不庞大的身躯。我们想有个家。

十年了,我没有再开口叫过“妈妈”了。

我再有任何的成就我再优秀我再成为怎么样的人,我再回不去的是那个最简单的家。那个可以每天早起一睁眼就可以看到妈妈和爸爸的家,那个一睁眼就可以看到妈妈做好的早餐,那个无论外面有多少委屈失去多少东西只要一回去就可以拥有整个世界的家。我拖着这样满目疮痍的身体去寻找所谓的自己的“家”,说真的,我没有任何勇气。我最容易相信人性,也最害怕相信人性,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也没办法去面对两个人的生活,我没有任何自信可以像普通人像普通家庭一样生活。说没有任何影响是假的,说每次我可以心平气和的和身边人说这些事全是假的,我只是习惯给伤口划伤,疼痛成为一种习惯也是最好的借口了。

我们这群单亲或者被迫失去双亲的孩子,可能在更多的时候被看起来是多余的,是没有任何理由在世界上存活的,是没有任何资本在世界上存活的。我们没有归属,没有依靠,我们背水一战,每次的选择都是需要自己来承担所有的后果。我们比同龄人更早的明白社会对于自己的意义是什么。也许这才是我们应该接受的事实吧。

其实最初我是想写一篇励志的文的,只可惜我天生是个懦弱的孩子,想想这么多年的委屈,我没办法把这些委屈心平气和的用文字写出来,然后再激励所有和我一样的孩子努力,可是至少我告诉我自己,我不是一个窝囊废,我不要因为生活把我定位成为什么样子,我就要成为什么样子。我的出生,我的家庭,这些都是我无法选择的,是被选择的,但是,至少我可以改变我的生活,我的身份,我的环境,我可以已全新的我想要的样子活在大众的视线中。这些蜕变的过程自然而然是浴火重生般的痛,可是痛到极致必然才能重生。生活选择的许多我无法逃避的事情,但至少我可以尝试的改变什么。

爱是一种「一定也有人像我一样,需要拥抱」的慈悲。如果你身边也有像我一样的孩子,请给他\她一个拥抱,告诉他\她,为自己,勇敢的活下去。我感谢无数我身边熟悉的陌生人,我被一次又一次陌生的仁慈和善意,才走到了今天。给予的仁慈和善意不需要太多,但至少可以给一个黑暗中的孩子的心里放一颗种子,射入一点阳光,让原本冰冷的心里生出一点绿。我们这群孩子可能太善言辞或者太生冷不易靠近,可其实内心都是脆弱的野兽,只要有人嘘寒问暖就会完整的缴枪投降,防线全然奔溃。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太过不幸的弃子,所以更需要让自己活着更精彩。
Overture工作室官网: http://overture.ueuo.com/

花房(官方论坛): http://overturestudio.5d6d.com/bbs.php


和我们一起携手,刻铸最细腻的温情。
声明:本作品由箫凌上传,作品版权归箫凌所有,如需使用或转载,请与箫凌联系。
6.0
5人评分,登录后评分!
登录后评论